2014年10月4日 星期六

價值以外



一篇甘迺迪於一九六三年發表的大學講辭:
「我們的國民生產總值已經超過八千億美元。這個數值已包括了空氣、香煙廣告、奔走運送公路車禍傷患的救護車、家戶防賊還有監獄關賊的特殊門鎖都在這個數值裡。紅木森林遭到大舉砍伐、城鄉胡亂擴張所造成的自然奇觀耗損也在這個數值裡。汽油彈、核彈頭、對抗街頭暴動的警用裝甲車也在數值裡。還算進了為了賣玩具而宣揚暴力的兒童節目。然而,國民生產總值卻不把兒童健康、受的教育好壞、他們的喜悅歡笑算進來。也算不進詩的優美、生活品質、公共辯論的智識水平、公職人員操守。數字不能測量我們的風趣或勇氣,不算進智慧或學習,不算進慈悲心或愛國心。總之,除了能增添人生意義的,不然它都算進去了。國民生產總值可以反映我們國家的一切,只是,我說不出為甚麼我們應感到自豪。」